治療支氣管炎 用藥無需花錢

 核心閲讀

  廣東、廣西、安徽、福建等多個地區,探索了基本藥物全額保障模式。基層的高血壓、糖尿病、重性精神病患者,可以只花幾元錢看病,並免費用藥。免費並沒有造成浪費,患者經濟負擔減輕了,分級診療制度也推進了。專家建議,未來應豐富免費藥物的品種,進一步實現基本藥物的公平可及、保障供應和安全有效。

  當前,我國基本藥物制度走到了第七個年頭。

  “基本藥物”是世界衞生組織于20世紀70年代提出的概念,指最重要的、基本的、不可缺少的、滿足人民基本需要的藥品。

  為了確保基本藥物公平可及、人人能用上,廣東、廣西、安徽、福建等多個地區探索基本藥物全額保障,轄區內慢性病人群卸下了用藥的負擔。專家認為,免費供應迴歸了基本藥物的本義。但是,免費供應會不會造成浪費?地方能不能負擔免費供應的成本?記者就此進行了採訪。

  高血壓、糖尿病患者可免費用藥

  在廣西玉林市容縣羅江鎮大石村衞生室,一位因感冒支氣管炎復發的老人來看病,交了一元錢後,領到了藥。

  從2013年起,廣西容縣在全縣218個村衞生室實施“一元看病,免費供藥”服務模式,患者次均費用低至7—8元,降了30%—40%。截至2015年底,共有357.6萬人次享受到了該服務,共減少群眾藥費負擔3486.87萬元。

  廣州市花都區比容縣更早推行“一元看病,免費供藥”,2010年9月1日起,在全區188個行政村衞生站推開。用藥目錄從一開始的300種廉價有效藥品,擴展到目前的421種基本藥物和醫保藥物,每次開3天的藥量。從2008年至2015年底,村民享受該服務累計711.01萬人次,為患者直接減負10094.42萬元,同時減輕了外出就診的交通成本和時間成本。

  廣州花都區和玉林市容縣沒有限定免費藥品的範圍,而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區,上海嘉定區,浙江台州市以及福建廈門市、三明市、長汀縣等地專門給一些疾病人群提供免費藥品,主要是高血壓、糖尿病、重性精神病等,免費的藥品主要是治療該類疾病的基本藥物,保障這些患者人人有藥可用。

  廬陽區從2012年4月起,由財政每年安排專項經費80萬元,對糖尿病、高血壓患者實行基本藥物免費治療。至今,共有8.3萬人次高血壓患者和3.9萬人次糖尿病患者享受了該項服務,其中包括了大量低收入患者。目前,轄區2型糖尿病、高血壓規範管理率從15%、25%提高到75.7%、56.5%。

  長汀縣指定22種基本藥物,免費提供給高血壓、糖尿病、重性精神病患者,由新農合全額保障。3種慢病患者的規範管理率分別達到98%、94%和100%,遠遠高於國家規定的60%。

  記者發現,無論哪個地方實行的免費用藥服務,受益最多的基本上是低收入人群、流動人口等缺乏保障的弱勢人群。最關鍵的是,他們會主動接受服務,大大減輕了經濟負擔,改善了健康狀況,提高了生活質量。

  小錢守住健康,促進分級診療

  上述地區免費供藥的經驗表明,免費並沒有造成浪費。一系列數據表明,該服務模式不僅減輕了居民經濟負擔、提高了健康管理效率和質量,同時撬動了基層人事分配、管理體制的改革,帶動全科醫生、村醫水平提高,促進分級診療。地方財政、醫保資金花了小錢,卻守住了居民的健康,還帶來了“乘法效應”。

  容縣新農合管理部門相關負責人説,該縣新農合基金按照每人每年50元的標準,向村衞生室支付門診醫藥費用。“按一個村有3000人計算,每人統籌50元進入衞生室,則該衞生室每年供應15萬元的基本藥物,就可以滿足全村人的小病治療需求。”

  容縣還以此為契機,對村衞生室進行規範化管理,並強化村醫素質、考核管理,使其能更好地落實國家基本藥物制度、基本公共衞生服務、基層綜合改革、分級診療,村民就醫條件改善,村衞生室日均就診人次比以前多了幾倍,過度用藥、虛高藥價現象得到了有效控制,新農合參合率穩定在98%以上。

  從2010年開始,廣州市花都區按每年83萬元的標準,撥付免費治病專項工作經費,配備了免費治病管理專職人員。村衞生站迴歸公益性,成為村民信賴的基層醫療服務、健康管理平台,當地農民、流動人口有病找村醫,看病不再貴,有效緩解了因病致貧、返貧現象。居民也不會一有病就跑大醫院,就醫秩序正在向基層首診、分級診療轉變。

  基本藥物目錄品種仍有待豐富

  廣東、廣西、安徽等地區只收取極少的服務費,財政或新農合、醫保對一些基本藥物給予全額保障,相當於讓患者免費用上了藥。

  衞計委衞生髮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楊洪偉認為,這種服務模式接近了世衞組織的基本藥物本義。他認為,世衞組織提出的基本藥物政策,其目錄品種是醫療服務過程當中的最低需求,起的是保底作用。

  根據該研究中心2011年到2012年上半年在杭州、無錫、武漢、合肥等8個城市對基層醫務人員所做的調查顯示,66.5%的被調查對象認為,基本藥物目錄品種數量需要改進。針對調查結果,楊洪偉提出,在未來基本藥物制度建設過程中,應進一步實現基本藥物的公平可及、保障供應和安全有效。

  “目錄內的基本藥物,病人除了支付必要的藥事服務費外,不應再承擔藥品費用。藥品費用由醫保或者政府承擔。這樣,才有可能實現基本藥物的全系統配備,並且不再限制醫療機構的用藥種類。”楊洪偉還提出如下建議,基本藥物目錄與預算結合、採購與資金相結合、用藥與付費分離。

  資料表明,在中等收入國家中,免費用藥政策最為普遍。世衞組織收集了2009—2011年105個國家的醫藥文件,發現覆蓋人群主要是無支付能力的患者、5歲以下兒童、孕婦、老年人這四類人群。其中,針對無支付能力患者,提供免費藥物的國家最多(74個,佔70.5%);覆蓋藥品,分為基本藥物,慢性病用藥,瘧疾、肺結核、艾滋病等傳染病用藥,以及兒童計劃免疫疫苗;籌資方式,主要包括政府財政直接支付、醫療保險、國際援助,其中,有22個國家通過政府財政直接支付方式提供免費藥品,有60個國家通過醫療保險的方式進行免費用藥籌資。

  專家認為,基本藥物具有準公共物品的屬性,免費用藥是促進藥品公平可及的手段。北大醫藥管理國際研究中心主任史錄文建議:“改革支付方式,建立基本藥物籌資體系,逐步實現基本藥物全額保障。”

  據測算,2013年,30餘種用於治療常見心腦血管病、糖尿病、胃病等慢性多發病的基本藥物,在全國基層使用總費用為260億元左右,佔基層全部藥品費用的30.4%;新農合、醫保報銷比例達到70%左右。

責任編輯:張華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