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查風暴下的藥企百態 超80%的申請撤回

  1、失去的錢和聲譽

  自查開始後,1622個註冊申請涉及到的相關藥企都經歷了一番掙扎。不撤回就要面臨CFDA最嚴的現場核查,於是超過80%的申請撤回去了。

  在撤回名單上,恆瑞、天士力、浙江醫藥、華海、譽衡、魯抗、景峰、國藥股份、天壇生物等上市公司均在其中。很多上市藥企在公告上稱,撤回藥品註冊申請不會對當期及未來生產經營與業績產生重大影響。浙江醫藥撤回了3個仿製藥(頭孢克洛膠囊、西羅莫司片以及波生坦片)的註冊申請。其中,西羅莫司研發項目已累計投入費用1715萬元,頭孢克洛研發項目已累計投入研發費用約200萬元。浙江醫藥總工程師葉偉東表示:撤回的三個品種都是仿製藥,不是大品種,撤回並沒有對公司帶來影響。

  也有一些公司栽了跟頭,如恆瑞、貝達以及華海等國內藥企中的佼佼者。

  根據恆瑞多次發佈撤回註冊申請項目的公告,早期撤回的鹽酸決奈達隆片、昂丹司瓊口溶膜、注射用替莫唑胺、塞來昔布膠囊以及阿託伐他汀鈣片等項目皆因生物等效性研究問題而撤回,研發費用的數字並不惹人注意。但是2016年4月7日,恆瑞發佈《關於撤回磷酸瑞格列汀及片註冊申請的提示性公告》,這個已經超過億元投入的1.1類新葯宣布撤回。

  大量的研發資金打水漂,企業的聲譽以及股價也受到影響。2015年11月26日,CFDA發佈《關於90家企業撤回164個藥品註冊申請的公告》,其中華海藥業撤回8個項目,涉及研發投入3800萬元,次日華海藥業股價下跌4.41%。

  “當時決定撤的時候我的壓力很大,走到這一步,一下子沒了。”華海藥業研究院院長胡功允説。華海藥業是此次自查核查中撤回品種數量最多的藥企。

  此次臨牀核查的嚴厲和高標準給眾多藥企帶來了“不適感”。

  抱怨者説:“嚴格是好事,但是科技不斷進步,如果是去年做的,今年查我也就認了,但10年前的項目,排隊排了四五年,拿現在的標準查,肯定是死得很慘。造假當然要嚴格懲罰,但是一些不規範問題則要從發展的眼光去看,要考慮中國的國情。”持這一觀點的某藥企負責人認為,過去藥企即便要好好做也未必有機會和氛圍。

  委屈者説:“有時候臨牀試驗基地的現場操作不規範,藥企的人可能不知道。另外,臨牀試驗基地即使錯了,因為不想重新做,就會隱瞞。讓藥企承擔一切很冤枉。”

  跨國藥企在此次核查中也受到影響。2015年11月,某外資藥企終止了與幾家醫院正在合作開展的一些臨牀試驗合作項目。

  這源於CFDA于11月11日發佈《關於8家企業11個藥品註冊申請不予批准的公告》,該公告對包括廣州市精神病醫院、遼寧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二醫院、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蚌埠醫學院附屬醫院以及山東大學齊魯醫院的臨牀試驗機構涉嫌藥物臨牀試驗數據弄虛造假行為進行了披露,並對其予以立案調查。

  而根據CFDA早先發布的《關於藥物臨牀試驗數據造假責任認定和處理意見的公告》,臨牀機構存在三個及以上臨牀數據造假的,責令停止該機構的臨牀試驗並改正,涉及該機構已受理到所有註冊申請,按涉嫌造假論處,將不予批准。“這些醫院的所有數據都受到牽連,不能再用,因此公司決定中止與他們的合作。”該外資藥企註冊經理告訴E藥經理人。

  截至2016年4月29日,CFDA共發佈三次藥品註冊申請不予與批准的公告,涉及臨牀試驗機構20多家,這意味着,將有更多藥企的臨牀試驗受到影響。

  2、變未知為未來

  “幸虧這次CFDA及時公佈出來了,我們與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剛剛敲定臨牀合作,就差簽合同付款,如今聽到消息就及時地終止了。”上海一位藥企的研發人士在CFDA發佈第三次臨牀註冊申請不予批准的公告後向E藥經理人透露。

  臨牀自查過程中,CFDA發佈各類公告的及時性是目前製藥企業關注的問題之一,“發現有問題的醫院我們就可以不再與他們建立合作。如果核查結果不及時公佈,可能會給企業帶來額外的風險。”上述人士表示。

  另一個製藥企業非常關注的內容是接下來CFDA對臨牀數據不真實、造假和數據不完整、不規範之間的界定標準。

  撤回1.1類重磅新葯的恆瑞醫藥,其董事長孫飄揚公開喊話:“打擊造假,非常必要且意義深遠。但是在核查與處置策略上,針對多種多樣的情況,應該予以區分。造假的必須嚴懲,而對於不規範、不完整等問題,應當給予整體説明的機會。”

  不管是基於何種原因撤回的註冊申請,在監管部門沒有明確界定造假和不規範之前,所有的撤回只能等待。

  對於製藥企業而言,在等待過程中,不只需要承擔時間成本,最讓其頭疼的是在對造假和不規範缺少權威界定的前提下,無法劃定臨牀試驗的相關方的責任歸屬。

  第三個業界關注的問題是撤回的項目是否還有重生的機會?

  前述外資藥企的註冊經理認為,按照常識判斷,撤回項目的機會存在於兩方面:一是重新分析數據,再次遞交臨牀試驗申請;另一種則是將臨牀試驗再重新開始做一遍。而且多家上市藥企的撤回公告均表示,公司將盡快完善相關研發數據並補充申報。但是截至目前,還沒有任何一家真正開始針對撤回項目進行重新申報。

  “到目前為止CFDA的意見還不清晰,也沒有給出可操作的指導性意見,我們不知道監管部門的具體要求是什麼。如果按照國際標準,理論上沒有問題,但是在核查過程中,也擔心可能有一些特殊情況出現。”該註冊經理表示,“我們還在考慮,需要等到有了新的規範後,再衡量該怎麼處理。”

  雖然臨牀核查未來的具體走向業界仍沒有人能夠做出準確的判斷,但是幾乎所有人都表示,整個臨牀自查核查對產業發展是件好事,且意義深遠。

  胡功允説:“我完全支持這次核查,做藥做了大半輩子,過去很多人在做藥的理念上有問題,因為藥是治病救人的特殊商品,需要高度的科技和責任心。只有有這樣理念的人才能做藥企,而不是誰都可以做。根深蒂固的歷史原因不容易得到完全的扭轉,這個過程也會很痛苦,但是必須要這樣做。”

  而一家外資藥企的研發負責人表示,“722”臨牀自查以及當前的藥審改革存在着內在的一致性,這種一致性就是要回歸到藥品研發的理性和科學性。

  同時,面對監管層的“動真格”,藥企們都開始積極尋求可行的業務轉型路徑。葉偉東説:“浙江醫藥在一些具體戰略上肯定要調整,臨牀試驗管理要嚴格挑選CRO服務方,也要加強與醫院的關係,更加了解醫院的情況。”而上述外資藥企人士則表示,藥企需要更好地控制項目節奏和對醫院的項目費用,杜絕因圖快、省事和省錢等帶來的不當操作。

  “未來趨勢一定是規範者生存。藥企、CRO和醫院都在摸石頭過河,因為大家還在焦慮更多的事情,比如仿製藥一致性評價的BE試驗已經漲到400萬元了。”胡功允説。

  本文版權屬於E藥臉譜網(www.y-lp.com),選自E藥經理人雜誌2016年第4期。

責任編輯:DN004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