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健康獨家出品|第16

馬伯英:中醫藥在英國立法的崎嶇之路

本期導讀

中醫在歐洲的發展經歷了幾個階段。首先,中醫資訊傳入到歐洲到現在有350年,中醫立法喧擾15年,近年來中醫藥事業在英國頻頻受到挫折,中醫藥在英國的發展遇到了哪些困難?又取得了哪些進展?大公健康特別邀請全英中醫藥聯合會主席、英國中醫師學會會長馬伯英教授為我們講述中醫藥在英國立法背後的故事。

轉變——從“消滅”中醫到同意立法

大公健康:現在英國對於中醫藥的管理制度是怎麼樣的?

馬伯英:2000年英國上議院發佈了一個藍皮書,特設的科學技術委員會説經過調查,我們將輔助替代醫學,大概有50多個,徵求他們的意見,希望他們把科學證據拿出來,然後我們可以分類。結果分成三類,第一類,西方針灸,西方草藥説有科學根據;第二類,順勢療法;第三類,是中國的傳統鍼灸、中國的傳統中藥、一些印度的草藥,他説沒有科學根據,不應該予以支持,財政的、教育的、研究的都不能支持,這個等於是消滅中醫。

所以我就在學會裏面提出,大家都説應該起來反對他,所以寫了好多信給國會、衞生部。後來在國會上議院的辯論當中,衞生部辯論的官員沒有去批評第三類分類是不合適的。但是他提出一個建議,要加以管理,第三類歸到第一類一起管理。後來,衞生部官員跟我講,我們很知道中草藥鍼灸都是很有效的,比西草藥有效的多,如果把你們打掉的話很可惜,對醫學也是一個損失。

大公健康:他們自己也認識到了中醫藥的價值。

馬伯英:對,所以上議院覺得他那個報告是有問題的,所以就同意衞生部去成立第一個工作組。當時成立了鍼灸工作組、草藥工作組,他説中醫師歸草藥(工作組)。什麼叫中藥,中藥是在中醫理論指導之下使用的植物藥、動物藥、礦物藥,它不光是草藥。特別是中藥要有中醫理論指導,中醫理論基本的陰陽五行等都是最重要的。而且中醫的處方一定要複方比單方有效,要辨證論治,而草藥沒有這套理論,所以就達不到中醫水平。把中醫師變成草藥師是降低了,所以我説一個是不符合事實,第二個不能為今後的中醫藥在海外的發展開闢道路。

大公健康:後來結果怎麼樣。

馬伯英:後來衞生部的人還是從善如流。所以第一個工作組報道出來以後,我們反對到衞生部去提意見,結果衞生部的官員説,你們可以把這個報告丟倒垃圾筒裏去。我説你開開玩笑可以。後來我們這個消息傳出去以後,有人就不高興了,向衞生部反應説,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們增設的工作組報告。這樣,又把立法過程推遲下來,後來我們繼續反映。

在2004年的12月底,他們傳E-mail説,你們可以選時間到我們衞生部來見面,談一下有關的問題。那天一開會,他就説宣佈一下衞生大臣的最新決定,同意中醫與鍼灸、草藥分開獨立的進行立法處理,管理、註冊。我説這是對中國春節最好的禮物,非常高興。

大公健康:這麼長時間的努力也沒有白費。

馬伯英:後來在四月份又開會,把鍼灸草藥組的人一起召集,重新宣佈。所以,這樣就開始成了第二個工作組,經過長期的工作,一直到2008年報告出來,就是以中醫、草藥、鍼灸三個方面進行立法管理的提出。

本來我們認為下一步進入到國會通過,女王簽字就完了,一切事情就萬事大吉了。誰知道,2011年新的政府上台,保守黨政府的衞生大臣,他説我們不準備再搞立法了,鍼灸不立法,也不要註冊,中醫、中藥歸草醫、草藥去管理。

2013.7.24 馬伯英教授面交衞生大臣信稿

中醫的反轉機會:重要的晚餐會

馬伯英:2013年我收到通知,説保守黨的華人要開晚餐會,請新的衞生大臣跟大家見面,一起吃飯。你要來吃飯交350鎊,那就是3500塊一個人,我説3500塊我也去,所以我就報名參加。

大公健康:不放過這個機會。

馬伯英:對,這是很重要的機會。

大公健康:面對面的交流。

馬伯英:我很快的整理了一批材料,寫了一封信,準備手遞給他。同時我做了一個COPY,一份給衞生大臣本人,一份給衞生大臣的夫人。吃飯前我跟衞生大臣講,我希望你要成就一下中醫,我給你寫過好多封信,我不知道你看到過沒有。他説沒有,我沒有看到過你的信。我説我起碼寫我過三封信,他説沒有看到。我説,那請你看一看。我説你們英國做事情也是下情不能上達,下面的信都給卡住了,今天這封信我面呈給你,請你看一看。

但是我還是防備着,我做了兩個拷貝,一個拷貝給他,一個拷貝給他的夫人。他的夫人是中國西安人,我説你要幫幫忙,看看我信裏的內容,你再給他解釋一下。因為這個信裏面好多資料是我自己個人的用中藥治療(案例),比如説兩例深昏迷的病人我用中藥把她活了,她原來只能等死。ME,即慢性不明原因的疲勞綜合症,他們西醫是沒有辦法的,認為那是心理疾病,但我認為不是,我用配中草藥的方式給他們吃,95%可以治好。但是ME在西方可以説是一種不治之症,它這種病全身疲勞的不得了,然後肌肉關節痛,頭痛。所以我相信這些是能説服他的。

大公健康:後來有説服嗎?

馬伯英:那天是7月24號吃飯,到了8月8號還是幾號,我收到他的顧問E-mail,他説你的材料現在都在我的手上,而且衞生部決定成立新的工作組,那就是第三個工作組。我説我太高興了。他説你已經是工作組的成員。

但是,他們英國人做事很慢,到了12月份才成立了工作組,到了2014年的1月31號才開第一次會。第一次會我提出要延緩你們的禁令,至少等到工作組會議結束,有了結論之後,你再執行禁令;第二,要保護中醫師頭銜,讓中醫師可以用中成藥;第三,應該給中醫藥立法,因為中醫藥是具備立法資格地位的。因為我希望中醫師,能夠在英國這樣的老牌的發達國家,取得一個法律地位。那樣,會給全世界其他國家都做出一個榜樣。

中醫在英國立法對中醫在世界發展有積極影響

大公健康:您認為中醫在英國立法的意義是什麼?

馬伯英:根本的利益在我看來,是他們要立法,我們必須要跟着進入立法,如果是得到它的法律地位、法律承認,那對全世界的中醫發展有很積極的影響。因為英國這樣的老牌的發達國家,西醫很發達,它現在給中醫法律地位了,那是非同小可的事情。但是,我認為要立法,必須要按照中醫的規律來立法。所以我覺得還呈現一線希望,因為組長的報告裏面講,建議政府與歐盟委員會重新加以討論。如果能廢除最好,不能廢除只好修改,所以英國的民主社會,他是允許不同意見發表。

最新進展:2015年的3月26號發了一個報告,而且不是工作組的最後的報告,而是工作組組長的個人的獨立報告,因為他發現他不可能來一個大家都同意的報告。他説,我還是認為,不需要立法,因為我認為中草藥、中成藥這些東西,對病人的風險不大。所以就不需要立法管理。而這一點的關鍵是:否定了歐盟草藥製品法的立法原意,推翻了立法基礎。這等於給中醫藥脱去了“毒性副作用危險大”的帽子。而且建議説,政府應該與歐盟委員會談判,修改或廢除歐盟草藥製品法。這對中醫藥是個福音,比給中醫師立法更重要、更迫切。

嘉賓介紹

馬伯英

全英中醫藥聯合會主席、 英國中醫師學會會長。

欄目介紹

《國醫》是一檔向世界宣傳中醫養生的訪談節目。邀請兩岸四地各大知名中醫藥專家為您解疑答惑。旨在弘揚中醫養生文化,分享中醫養生魅力,搭建中醫養生交流平台,普及全民養生新理念,促進中醫藥行業的健康、快速發展。

 

製作團隊

  • 監 制:閆昭遐
  • 主持人:周 楠
  • 攝 像:田 田
  • 後    期:郭瑋瑾
  • 剪 輯:馮 昊
  
掃描二維碼
微信看大公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