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健康獨家出品|第19

香港:正積極推進中醫藥“走出去”戰略

本期導讀

近些年,傳統中醫藥頻頻遭受質疑。那麼,相比之下,中醫藥在日本和香港的發展如何?對此,大公健康特別邀請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副院長趙中振教授,以及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高級講師戴昭宇博士為我們解答。

香港迴歸 中醫藥高等教育的里程碑

主持人:説到中醫藥的教育,兩位都是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的教授。那麼,香港的中醫藥發展情況又是怎麼樣的?

趙中振:其實提到香港中醫藥的發展,我想大家自然地想到“香港迴歸”。

主持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節點。

趙中振:在1997年,中國境外發展中醫藥教育,香港作為一個東西方交匯的城市,是一個好地方。所以我就加盟到了香港浸會大學,從那個時候,我們在香港1998年招收了第一批的學生,應該講從那個時候香港高等教育的一個里程碑就開始了。

其實,香港的中醫藥從時間點上1998年算一個里程碑。如果是一個最能夠反映它的標誌,應該是香港中醫藥的立法,中醫有了自己的地位。立法之後其實做了幾件事情:第一個中醫師考試,要職業,必須要通過考試,這既是一個監管,同時也是給了它一個合法的地位;對於中藥方面,在香港所有的中成藥開始進行註冊,同時公佈了一個名單。從法律角度開始實行中藥的管理。

主持人:某種意義上來説,中醫藥在香港的立法是加速了它的發展。同時立法之後也會讓中藥的發展更加規範,同時也有保障。那麼,説道香港的教育,戴博士又有什麼樣的感受呢?

戴昭宇:説到香港的中醫的教育,我的認識粗淺的來説,就是從香港迴歸之後,首先因為我們現在工作的香港浸會大學創辦了中醫學院,特別是由於趙教授他是中藥專業的專家,由於他的實力,我們的大學又成立了中醫藥學院,在中醫學的基礎上,中醫藥學的特色逐步在增強,而且成為香港唯一的大學中有中藥學科的院校。比較日本的中醫教育,比較我們國內的中醫教育,我想香港的中醫教育還是有許多它的特點的。

繼承:香港新一代中醫人的責任

趙中振:我們是1998年在香港浸會大學創立的中醫藥教育,這一個是發展里程碑,這是由政府資助的。2001年我們又創辦了中藥課程。

其實提到香港中醫藥,如果説和內地相關,和日本相比,有什麼特點,我想要和它的所在地整個的文化背景相結合。這裏有很優秀的醫師,也有一些訓練不夠好的,那麼學生要把它(好的一面)繼承下來。所以,我覺得這是香港新一代中醫人的責任,也是香港作為迴歸祖國,祖國的前哨應該發揮的作用。

主持人:那您覺得香港在發揮中醫藥走出去的過程當中,它的責任或者它的作用凸現出來了嗎?

趙中振:正在發揮出來。我們現在的畢業生醫藥加起來有將近600名畢業生,這些學生現在應該在香港中醫藥相關領域成為了一支生力軍。所以我現在感到欣慰、自豪的就是,我們現在的學生——新一代的中醫藥人正在成長。

香港中醫藥科研:起步晚 起點高 空間大

主持人:那麼,説到香港的中醫藥的發展,除了教育之外,就像您剛才提到的,藥品和研發,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在這方面香港情況又是怎麼樣的?

趙中振:提到香港科研,我用這樣幾個字來形容,香港應該是起步晚,起點高。為什麼起步晚,以前在香港沒有中醫藥院校,有一些大學以前也不夠關注中醫藥。這些年,我們有香港本地的研究基金資助,也有一些兩岸合作基金來資助,所以在香港投身中醫藥研究的人,有中醫藥專業的人,也有其他學科的,所以它的起點是比較高的。

主持人:在這方面,戴博士瞭解的情況怎麼樣?

戴昭宇:我感覺香港的特點,首先是港,金融港、貿易港,同時也是內外交流,國際交流和資訊的一個港。這樣一個特性決定了我們在香港從事中醫教育,從事中醫研究,便於通過海內外的交流合作,綜合八方特點,在內地強大的後盾的前提下,香港的今後包括中醫、中醫藥的教育和科研,今後還是可以預期,在各方面都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主持人:另外,我們也瞭解到,單從從藥品的管理方面,中藥的藥品管理方面,其實香港的一些規定比內地來説是較為嚴格的?

趙中振:現在中藥的質量問題越來越受關注,我們中國內地談到中藥,主要參照的標準是《中國藥典》,這個是國家的標準。香港的中藥標準,我們也會參照《中國藥典》。與此同時,為了加速香港中醫藥的發展,目前香港衞生署也正在組織專家學者制定香港中藥材標準。

中醫藥未來:繼承、創新、對外

主持人:藉着香港這樣一個自由港,包括金融、先進高科技人才的優勢,您認為中國的中醫藥發展未來的發展趨勢會是怎麼樣的?

趙中振:其實,談到中醫藥的發展,我是非常充滿信心的。因為首先越來越多的人關注中醫藥,在使用中醫藥。改革開放30年來,來中國留學的學生,第一個學中文的,第二個就是學中醫藥的。另外,中醫藥不光是治病,還可以是我們中醫真正講的治未病,未病先防。其實中醫藥的發展適應了時代的潮流。當然,談到未來醫藥的發展,我覺得應該從三個方面,一個是繼承,一個是創新,還有一個是對外交流。

主持人:這三個比較重要的關鍵點。

戴昭宇:我們中國,首先有很好的國策,也就是説把中醫和西醫平等起來,作為我們正規的醫療。這樣國家歷來對於中醫學,對於民族科技文化的瑰寶,加以重視,建議弘揚,加以扶持。所以,也有日本的有識曾經向我多次説過這樣的話,“唯有中國才是真正能使中醫學進一步發展,而且也絕對有可能讓它進一步發展,並且讓它造福全人類的地方”。

主持人:的確從中醫的歷史上來説,我們有悠久的歷史和積澱。而從現在的發展當中,政府又那麼重視,我們的民眾基礎也那麼豐厚,所以未來中醫的發展可能在中國還是非常具有希望和前景的,值得我們很是期待的。

嘉賓介紹

趙中振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副院長、教授

戴昭宇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高級講師、博士

欄目介紹

《國醫》是一檔向世界宣傳中醫養生的訪談節目。邀請兩岸四地各大知名中醫藥專家為您解疑答惑。旨在弘揚中醫養生文化,分享中醫養生魅力,搭建中醫養生交流平台,普及全民養生新理念,促進中醫藥行業的健康、快速發展。

製作團隊

  • 監 制:閆昭遐
  • 主持人:周 楠
  • 攝 像:田 田
  • 後    期:郭瑋瑾
  • 剪 輯:馮 昊
  
掃描二維碼
微信看大公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