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健康獨家出品|第20

中藥毒性是一把雙刃劍 多用複方相互牽制

本期導讀

近些年,傳統中醫藥頻頻遭受質疑。那麼,相比之下,備受大家關注的中醫藥安全性又該如何把控?對此,今天的國醫欄目,大公健康特別邀請到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副院長趙中振教授,以及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高級講師戴昭宇博士和我們一起聊一聊。

中藥的毒性是一把雙刃劍 多用複方相互牽制

大公健康:説到對中藥的認識,我相信很多人都有一種感受,就是常常聽到我們有一句話説“是藥三分毒”,而且近些年關於中藥的毒性問題的一些新聞報道也時有傳出,所以兩位對於中藥的毒性怎麼看?

趙中振:其實提到毒性,我們古書的記載是很明確、很客觀的。現在可以查到的古書2000年前的《神農本草經》,首先已經講出了“中藥有毒性”這個概念。所謂毒性,指的是藥物的一種偏性,用中藥的偏性來調整人體的陰陽失調,所以毒性的存在是客觀的。

西藥有沒有毒,中藥有沒有毒,它的毒性其實是看你怎麼用,如何用好。關鍵是劑量的問題,也就是剛才我講的,藥是誰來用,用的好,它可以把人的疾病調整過來,人體的狀況調好;如果用不好,反而是導致人體的傷害,其實它是一種雙刃劍。

戴昭宇:實際上説到毒和藥,有狹義和廣義的概念。所以狹義的毒,我們指毒藥,帶有毒性的藥,服了以後會中毒,就出現一些不良的反應。另外,廣義的概念,是藥三分毒,也就是説藥品是用於治病的,而“病”是偏離正常的一種病態。我們要糾正這樣的一種偏離了正常的病態,應用藥物治療。(即使)有病,用藥也必須要恰當、準確。,所以如果用藥不準確,包括方法不準確,如果劑量不準確,就會出現一些,不是我們出於治療目的的一些效果。

大公健康:關於中藥的藥性和毒性,其實近些年我們也常常看到,尤其是一個醫用的名詞,藥物性肝損傷。而且有媒體報道,現在很多的藥物性肝損傷,其實相當一部分的比例是由於中藥引起的。兩位對這種説法認同嗎?

趙中振:其實,提到中藥出現了中藥中毒事件,首先説這是客觀存在的。但是有一些報道,我想我們應該把它具體分析。這些年,在國際上最重大的轟動事件,應該是1996年比利時有一篇報道,説中藥服用含有木通的一個處方導致了腎衰。

大公健康:這個是我們知道的馬兜鈴事件。

趙中振:馬兜鈴酸的事件。後來乾脆把這個演變出一個詞,“中藥腎毒”。其實,這是因為他把藥用錯了。因為中藥叫木通,木通自古以來,是利水通淋的很好的藥,真正的木通,也就是中藥來源木通科的木通。而在歐洲出現毒副作用的是馬兜鈴酸的木通。還有一些情況,因為有些藥物泡製不規範,也導致中毒事件時有發生。

戴昭宇:(泡製)最主要的功效是減毒、增效、防腐、保質。從臨牀上來説,實際上中藥存在作用,或者説存在毒性,從古代以來,歷代的醫書上都有明確地記載。按照千百年來中醫學臨牀用藥的一些規矩法則,包括中藥的應用,許多中藥都是有偏性的,但是我們中藥的應用往往不是像西藥一樣,不是一味藥,往往是複方。主要目的也是,第一增效,第二避免一些藥物的副作用。因為藥物之間的作用是可以相互牽制的,這樣形成一個處方。

不足之處 中藥毒性分類還需加強

大公健康:説到藥物的副作用,其實我們也關注到一種數據,説現在的藥肝病,有50%都是由中藥引起的,對於佔比如此高的説法,趙院長您覺得這個是實際存在的嗎?

趙中振:報紙上,或者媒體方面,對於中藥的毒副作用的報道是有很多。我想這説明兩方面的問題。我們現在的中藥,已經有了正規的檢測,檢測報告隨時都能夠報道出來。再有一個方面,大家對於中藥的關注程度越來越高。我覺得對於中醫藥界的人士來講,應該以一個平常的心態,正常的心態來對待它。因為有了這種監管,首先是對消費者是好的,是保障病人的健康。

另外,中藥裏面也有不足的地方。我們現在,如果是中藥和西藥相比,有一個什麼不健全的地方,西藥有沒有中毒的,有,但是,西藥現在有一個比較明確的分類系統,法醫學的分類系統。但是我們現在中藥,我覺得在這方面還要加強研究,加強分類、管理。現在我們藥典寫的大毒、中毒、小毒,可能這個方面還有一點過於籠統。我想隨着研究的深入,藥物以後這方面的管理會如日趨完善。

中藥毒性與臨牀應用有關

大公健康:從臨牀上來説,藥肝病50%是由中藥引起的,臨牀上對於這個説法認可嗎?

戴昭宇:許多專家也對這樣一個數據的統計方法,有一些不同的意見、置疑。中藥確實是存在着毒副作用,這是一個客觀的事實,我們並不否定。但是,我們認為也同它的臨牀應用是否恰當,有着密切的關聯。首先,目前在中國使用中成藥的,開出70%以上中成藥處方的並不是中醫師,而是西醫師。這就同我們中醫傳統強調的“辨證論治”用藥的方法論是不同的,這應該是一種所謂的中藥西用。當成西藥用,不是説辨證論治,我們並不否定這樣一種方法論,但是,這是一種新生事物。

趙中振:一方面,中藥本身有偏性,有毒性,但是,臨牀醫生怎麼巧妙的運用,按照中醫的理論——君臣佐使,任何一個複方裏面來綜合,來抵消它的毒副作用。

大公健康:還有就是媒體對事件的引導作用。

戴昭宇:對,要正確的認識,包括我們中國國內一些中藥出現副作用,我們臨牀觀察,往往也是同應用方法不當有着的關聯。

趙中振:香港有一個國醫館,它用那個名單,用了一個詞比較確切,叫毒具中藥,而不是用的毒性中藥。我覺得用“毒具”是比較確切的。

越毒的藥效果就越好?

大公健康:作為患者,對於中藥的理解,或者對於中藥的認識是不是也會存在一些誤區。比如説我們也常常聽到“越毒的藥效果就越好”,這是不是一種誤區?

趙中振:應該講有這樣一種説法,覺得毒藥的藥沒有毒就沒有勁。不是説越毒的藥,就是好藥。當然有毒的藥不一定不可以治病。而且我們用很多的藥,利用它的偏性臨牀用,也有很多的例子。

戴昭宇: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獲得了本年度上海科學進步發展的特等獎,他們研究的內容是運用砒霜治療白血病。

大公健康:我們也知道砒霜是劇毒的藥。

戴昭宇:最,最毒不過砒霜。實際上它的原理就是中藥的以毒攻毒。因為砒霜歷來就是中藥中的毒具藥。

大公健康:所以無論是中藥,還是中醫,都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都是方方面面的,我們不能用一個標準,或者用一種觀念去給它下一個定論。謝謝兩位來到我們節目當中,同時也感謝各位網友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嘉賓介紹

趙中振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副院長、教授

戴昭宇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高級講師、博士

欄目介紹

《國醫》是一檔向世界宣傳中醫養生的訪談節目。邀請兩岸四地各大知名中醫藥專家為您解疑答惑。旨在弘揚中醫養生文化,分享中醫養生魅力,搭建中醫養生交流平台,普及全民養生新理念,促進中醫藥行業的健康、快速發展。

製作團隊

  • 監 制:閆昭遐
  • 主持人:周 楠
  • 攝 像:田 田
  • 後    期:郭瑋瑾
  • 剪 輯:馮 昊
  
掃描二維碼
微信看大公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