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器官捐獻 生命接力棒為何頻頻斷貨?

4月12日晚,一場“生命接力賽”在南京兒童醫院進行。因不慎墜樓而腦死亡的13歲女孩的父親捐獻了女兒全身有用的器官,去挽救更多等待救助的生命。歌手姚貝娜捐獻眼角膜,清明節四川男子腦死亡捐獻器官至少救活7人……越來越多的人將自己的器官捐給了有需要的“陌生人”,但為什麼還是有很多患者在等待中死亡?生命的接力棒為何頻頻斷貨?

  器官捐獻本是救人於危難的善意之舉,但卻遭遇人們抵觸。其實,對於器官捐獻我們並不陌生,電視上總能看到捐獻眼角膜的劇情,電視劇中編劇一定不會讓主角因等不到器官捐獻死去,結果一定是找到了配對成功的器官,可在現實中不僅等待器官捐獻有些困難,因等不到器官而離世也是真真兒地會發生。

  供需嚴重失衡 在等待中離開世界

  器官移植是治療各種器官末期衰竭的有效手段,被譽為“醫學皇冠上的明珠”。1960年,我國內地進行了首例臨牀腎移植。對捐出器官的人來説,這是“生命的延續”,而對於接受器官的患者來説,則是一份“生命的禮物”

  我國是世界第二器官移植大國,但我國的器官移植供需嚴重失衡。在中國,每年約有150萬人因末期器官功能衰竭需要移植,而僅1萬人能真正得到移植,供需比例只有1:150。而據世界衞生組織的數據,全球平均器官供需比為1:20~30,美國為1:5,英國則為1:3。僅與全球平均水平相比,器官供應的稀缺造成了如此懸殊的供需差距,更別説與美國、英國這樣的國家相比了。據中國衞生部的數據,中國的器官捐獻率僅為0.03/百萬人,不到西班牙的1/1000,僅約英國的1/600。據媒體報道,凡是有資格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幾乎都有人在排隊等待器官救命。遺憾的是,有部分患者在等待中離開了這個世界。

  觀念與顧慮 信任危機再就“沒愛心”

  中國人的傳統思想一直是制約人體器官捐獻缺乏的一大因素,“人死後也要留個全屍”、“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等傳統觀念深入人心。就像死後將遺體捐獻給醫院等醫學機構進行研究一樣,人們會覺得死後還要讓人把自己的遺體切來切去做化驗,多少會對這種事情產生心裏抵觸。但隨着社會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打破了曾深深植根於腦海的傳統思想,捐獻有用的器官,將愛心與自己或親人的生命延續下去

  然而,還有一個現象不得不關注,有些人雖然沒有被傳統觀念束縛,但一直在受幾個問題的困擾,器官捐贈者表示願意捐獻以後,在他人生命垂危、鉅額利益誘惑等壓力下,誰能保證醫院和醫生不會讓器官捐贈者提前死亡,或者不做相應的急救措施?就像去4S店修車,有些沒有壞的零件,工作人員堅決説有問題要換新的零件。誰來保護我們的器官?捐獻了器官,它到底去了哪?誰能一些無良醫生不會竊取器官倒手賣掉?在擺脱了傳統觀念後,這一顧慮再次阻礙了器官捐獻者的愛心。

  其實,中國人並不是沒有愛心,只是觀念的轉變需要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而已,而器官捐獻者與醫院、醫生之間的信任危機,也許成為了所謂的中國人“沒有愛心”的新原因。

  捐獻後補助 雖利弊共存或再成悲劇

  “器官買賣”一個人們很熟悉,但又令人顫抖的一個詞。之所以有這樣的感受是因為,“器官買賣”的事情雖然沒有在媒體上頻頻報道,但是每報道一次就深入人心一次,令人對器官買賣的幕後黑手深惡痛絕一次。器官買賣的法律後果是十分嚴重的,可為什麼還會有人冒着如此大的風險“器官買賣”?沒錯,為了錢!為了命!而器官供不應求是最大因素。

  為了鼓勵人們捐獻器官,政府甚至會打出“補助牌”,而就是這個補助,在困難人羣中尤具誘惑力。這種方式可能暫時地減少了“器官買賣”,也為困難人羣減輕了負擔,但這種方式也是有弊端的。如果有人為了獲得捐獻器官的“困難補助”,被迫捐獻自己的器官,甚至是向別人的器官伸出黑手,無論是獲得捐獻器官的“困難補助”,還是“器官買賣”的鉅額利益,這都是社會的悲劇

  不難理解,沒有一個正常人能夠目睹或者想象自己為了更多人的生命而無償捐獻的器官,成為別人牟取高額利潤的工具。傳統思想、行政管理體制、法律缺失、服務細節……我國器官捐獻率低,不是因為中國人沒有愛心,而是因為還有很多問題亟待解決。終有一天器官捐贈的問題會得到解決,我們仍相信,好人更多。

【大公健康專欄稿件 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