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勾兑米普遍 懸在大米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近日,中儲糧在遼寧、吉林“以陳頂新”套取國家補貼的事件引起社會關注。央視也播出了標題為《糧倉碩鼠》的暗訪報道,指出東北的國家糧倉官員,以補貼價格購買陳米或者劣質糧食。一時間,人們開始對頓頓都不能少的大米心有餘悸,食品安全再次成為達摩克利斯之劍。

  “勾兑米”、“勾兑酒”、“海底撈勾兑門”……一聽到“勾兑”這兩個字似乎就會聯想到“假”,假酒、假調料,現在又出現了“假”米,還好這次的“勾兑米”只是新米和舊米摻在一起,其營養價值相差不大,對健康也沒有什麼影響

  據報道,有業內人士透露,為爭奪市場,許多經銷商會壓低收購價格,新陳“勾兑米”成為中小加工企業的普遍做法。這些“勾兑米”通過經銷商進入糧油批發市場,最終上了百姓餐桌。而且,還有媒體報道,目前我國市場上的“勾兑米”十分普遍,而且散裝大米幾乎沒新米。這到底是為什麼?是誰動了我們的新米?

  從2013年開始,“中儲糧”這三個字就頻繁地出現在人們的眼前,但形象似乎多多少少並不是那麼正面。作為擁有多達346家直屬糧庫以及更多代理糧庫、承擔國家政策性糧食收儲任務的中儲糧,卻成了腐敗案件的多發地,讓食品安全一次次的成為懸頂之劍。

  據悉,由於一些中小企業在新米下來時難以和中儲糧這樣的大企業競爭,所以只能轉向加工陳米。東北某稻穀加工企業經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説,“現在農民都要現錢,中儲糧即使賒賬,農民也較信任,銀行也不給民營加工企業貸款,新糧收購越發困難。”

  目前,我國對於新米和陳米沒有明確的標準和區分方式,只有大米等級標準,從粗糙率、不完善粒、雜質這方面去衡量。很多消費者都知道購買新米、高質量的大米,至於如何挑選,除了看大米等級,就是根據大米售賣的價格而定了。然而,這正好給陳米、勾兑米的售賣提供了成長空間,一些不良商家為了謀取更多的利益,將陳米漂白,或新陳勾兑的大米,以高價賣出,反正消費者也吃不出來,吃不壞。

  英國《金融時報》分析指出,中國糧食儲備的真實品質,對全球大宗商品價格有嚴重影響,如果庫存有大量無法使用的糧食,中國可能會被迫大幅增加進口,造成國家價格飆升。如果糧食儲備質量優良,那麼中國可能通過在市場拋售來減少庫存,將壓低價格。試想,我們是否是在拿着勾兑米去影響世界的米價,難道就沒有一點點的虧心嗎?

  總之,無論是勾兑米,還是漂白米,終究與其背後巨大的利益鏈條脱不了關係。除了加強監管和對腐敗問題的處理,還需要對一些食品安全上的細節進行規範,以及市場的供求問題。希望懸在大米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不會斬下。

大公健康原創稿件 轉載請註明出處

欄目介紹
我們不推波助瀾,也不隔岸觀火,只是用平靜心態説説健康那點事。
製作團隊
  • 監製:安永峯
  • 策劃:郭瑋瑾
  • 撰稿:郭瑋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