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懷孕教師被責令引產 殘忍背後的立法缺陷

5月18日,一則《兩省政策衝突孕婦被責令引產》的報道引發網民關注。原本應該是一件很高興、很簡單的事情,卻變得如此糾結,以至於還面臨着引產。是要工作,還是要孩子?異地二婚要個二胎,怎麼就這麼難?

  近日,網傳貴州省荔波縣一名女教師懷孕5個月,因户籍地和工作地再婚生育二胎政策不同,雖持有安徽省二胎準生證卻被認定不符合貴州當地政策被要求引產,否則就開除公職處分,一同引發關注的還有一份荔波縣教育局與荔波縣衞生和計劃生育局聯合下發給的《關於責令終止妊娠的通知》。

  我國關於再婚生育二胎的規定,每個省可能都有所不同。《安徽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二十條設定的條件是:“再婚前生育子女合計不超過兩個的,但不適用於復婚夫妻”;但《貴州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三十四條則規定為:“一方生育過一個子女,另一方未生育過子女的”。可見,貴州省的規定比安徽省更加嚴格。

  從這個事件中,我們最先能想到的是三個字:好殘忍!不少網友都留言直唿“好殘忍”。然而,在“殘忍”的背後,卻暴露了一個被人們忽略很久的事實,那就是我國人口計生立法體制急需完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第十八條,生育第二個子女的法定條件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代表大會或者其常務委員會規定。我國幅員遼闊,各地區的生活方式、習慣等各不相同,立法權的下放,本是為了充分給予各省、各地區“立法自由”,制定更加符合本地區的規定,但立法下放碰上了異地再婚生育,就不得不讓人再重新考慮立法下放的是與非。

  再婚生育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因立法權的下放,似乎差點就剝奪了一個幼小的生命。值得慶幸的是,報道發出後,貴州省衞生計生委專門請示了國家衞生計生委有關部門,根據國家衞生計生委基層指導司意見,得出結論:覃誼生育行為可適用《安徽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的規定,荔波縣教育局與衞計局聯合下發的要求覃誼終止妊娠的通知無效。

  根據某網站的調查顯示,近六成的網友認為“沒了工作可以再找,沒了孩子會終生遺憾”。可見,絕大多數人在工作和孩子之間,還是選擇了孩子。不過,我們的法律就不能不讓人作出這種痛苦的抉擇嗎?異地工作、異地結婚,再婚生子這些都不是錯,所以,這就希望我國地方性法規需要進一步改善。這個改善並不是簡單地完善事發地,或幾個大城市的法律,而是我國各地區法規統一進行完善,讓生育因地方性法規不一致造成的生育權不平等等問題,得到人性化的改善。此外,還可以加強各省、各地區之間的協作,以更好地實現法律的人性化。

  這次事件被報道是幸運的,但也許還有很多類似事件的發生。選工作還是選孩子,這個問題就像是再問現就媽媽還是先救媳婦一樣,擱誰誰也受不了,這種事,還是越少越好。

【大公健康獨家評論 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