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控煙十日談 你有沒有過想舉報的衝動?

6月1日,“史上最嚴”的控煙條例在北京正式實施。世界衞生組織評價:北京控煙條例在無煙環境方面,是“最符合《菸草控制框架公約》精神的立法”。時至今日,控煙條例已經實施第十天了,你有什麼想法嗎?快來和大公健康一起吐吐槽吧。

  有沒有一個時刻讓你有很想舉報吸菸的衝動?“史上最嚴”的控煙條例在北京已經實施第十天了,雖然僅有短短十天,你會發現,公共場所吸菸現象還是有很大變化的。在餐廳吃飯時,不再像以前一樣睜不開眼。控煙第一週,北京市公共衞生熱線中心共接到有關控煙電話2846件,其中,控煙只是查詢115件,控煙政策查詢1704件,控煙投訴舉報1027件。

  “帶頂的”公共場所不讓吸菸,那麼“帶頂的”家裏總不算公共場所吧,不少菸民則把家裏作為新一代吸菸場所。菸民們在家裏吸菸的數量急劇上升,這可是苦了和菸民們一起生活的親人。作為被動吸二手菸的人,只要在家就會被煙嗆到,甚至會有想舉報的衝動。走在上下班的路上,前邊的人邊吸菸邊走路,呼出的煙氣,彷彿直接就闖入了後面的人的鼻子裏,這時,又有一股想要舉報的衝動湧上心頭。在公司門口,大廈裏的員工都出來吸菸了,路過門口的時候,濃濃的煙霧襲來,似乎都難以呼吸,再次想舉報。

  想想看,不吸菸的我們,其實每天都是在這樣的一種環境下生活。雖然有着“最嚴”控煙條例的管理,但一些不帶“頂”、非公共場所卻讓菸民鑽了空子,所以,想真正達到控煙的目的還是要靠菸民的自我控制能力。

  再者,近日某媒體對當地400多名市民展開的關於“辦公室控煙”的調查結果顯示,對於“領導在自己的辦公室吸菸”,有80%的人認為對自己有影響,近一半人認為“影響極大”;而“當遇到領導在辦公室抽菸”,有65%的人選擇“默默接受”,只有6%的人會“當面勸阻”。這不禁要讓人感歎一句,領導吸菸誰能管?又有誰敢管?只能有舉報的“賊心”,沒舉報的“賊膽”。

  這麼一看,全面控煙的公眾參與度並不高,菸民們在一些控煙“死角”上重新開闢了吸菸道路。“最嚴”控煙條例、煙價上漲,這對大多數菸民似乎影響並不大,真正有戒菸意識的人實際上少之又少,可能只有真正得了一場不得不戒菸的大病之後,才能真正地與香菸say goodbye。人們現在對吸菸的舉報,可能只是覺得好玩,可能只是為了懲罰懲罰一些吸菸的人,但久而久之,隨着這種思想的淡化,舉報的人減少了,甚至連舉報的衝動也漸漸麻木了,控煙條例是不是就只是一個轟動一時的“過去式”呢?看來舉報的衝動也不能完全消失,最起碼控煙一事還一直在每個人的心中。

【大公健康獨家評論 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