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治療“醫托” 更要官媒民聯動

近日,一系列有關“醫托”的報道,讓這個詞再次回到了人們的視線,也讓“醫托”們逐漸緊張了起來。“醫托”坑人,為何如此猖獗?又要如何醫治呢?僅靠相關部門打擊醫托不是最終辦法。

  近日,有媒體暗訪發現,有“醫托”在北京西站“組團忽悠”來京就醫的患者“老鄉”。他們自制車站工作證、身穿藍色制服,設下環環圈套,騙外地來京就醫的人去一家名為“百德堂”的中醫診所就診。這種情況已存在近20年。小醫院則跟醫托三七分成,患者消費1萬元,醫托拿走7000元。

  “醫托”並不是一個新生詞彙,“盛行”20年的醫托,就如同野草一般“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而且一年更比一年強。現如今,混在人羣裏的與醫院有關的“托兒”真的是太多,以“號販子”和“醫托”為兩大“產業”。前者用高價賣給患者專家號,雖然也很可惡,但好歹讓患者看的是真真正正的國家允許的醫生、專家,對人的健康沒有任何傷害;而後者則不僅賺了“黑心錢”,還讓患者的健康再次受到了威脅,誰知道所謂的“專家”開出的藥方是不是真的能對症?如果恰巧治好了病還行,如果治不好病,反而把病越治越重,那這些無辜的患者可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在電視、報紙上,太多的被騙新聞、防騙提示,人們早已知道不要輕信騙子。可是,對於外地來京就醫的患者和家屬來説,這時,防騙提示早就被拋到了腦後。而到了這個時候,我們也不忍再説這些被騙的人輕信所謂的“老鄉”和“專家”,他們也只是病急亂投醫,千里迢迢來到北京找專家,碰到了“老鄉”,又好心介紹“專家”,不小心上當受騙也在所難免。

  再説這些新一代的醫托。整個團伙分工明確、組織有序、密切配合,詐騙過程環環相扣,不得不感歎,這簡直就是一個“優秀”的團隊。組團忽悠、連環騙局,不給高高的“工資”,都對不起醫托們的“高智商”和“高能力”,説是醫托中的“精英”也許都不為過。

  那麼,為了整治了20年的醫托,到現在還不能徹底地被根治呢?首先,可能是法律上存在一些空白,醫托的定罪是詐騙?還是擾亂社會秩序?其次,是對小醫院的違規經營監管不力,導致他們利用醫托為自己攬生意,還僱用一些假專家出診。而各地醫療資源的不平衡,也是造成醫托盛行的原因。

  另外,不難發現,每次整治醫托的時候,多是在媒體曝光之後,才開始進行詳細調查取證、整治。這樣的模式不應該是正常的監管模式,媒體雖然是一個曝光的平台,但是媒體不是監管部門、公安機關,他們只能暗訪,不能真正地去治理。而醫托們也會看電視,在曝光之後,風聲緊了,他們就躲起來,這可能會對相關部門治理帶來不便。

  其實,打擊醫托等社會違法行為,並非是僅有相關部門就能解決的,終究還是需要全民總動員。從政府角度來説,由於醫托很容易在風聲過後死灰復燃,所以整治醫托需要成為相關部門主動,且常態的一種行為。從媒體角度來説,除了曝光,還要繼續向民眾傳播防騙知識,做好相關部門的助手,和服務民眾的角色。作為民眾,首先,我們要武裝自己,不要輕信陌生人,要認準有資格的醫院就醫;其次,我們也有義務提供相關線索,協助有關部門破案。一句話,治療“醫托”,更要官媒民聯動。

【大公健康獨家評論 轉載請註明出處】

欄目介紹
我們不推波助瀾,也不隔岸觀火,只是用平靜心態説説健康那點事。
製作團隊
  • 監製:安永峯
  • 策劃:郭瑋瑾
  • 撰稿:郭瑋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