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從紅樓夢中人如何看病 談性差醫療

新聞報道: 美國心臟協會的一項最新研究顯示,尿酸可減輕女性的中風(腦卒中)後遺症。經過90天的臨牀隨機雙盲對照研究表明,尿酸治療後有42%的女性中風患者基本消除了運動障礙。相比之下,用安慰劑治療後康復的女性患者卻只有29%,而男性患者羣服用安慰劑和尿酸後的效果差別並不明顯。

  眾所周知,“高尿酸血癥”作為一種富貴病,可以誘發痛風與腎結石、痛風性關節炎、以及心血管病和糖尿病等多種病症。考察其中的痛風患者,目前臨牀上95%以上都是男性,女性僅佔5%左右,且大多數是在絕經期之後患病。男性痛風患者比例高的原因多與嗜酒、喜食富含嘌呤和高蛋白質的食物等生活習慣相關,由此使體內尿酸增加,排出減少;而絕經後女性痛風發病的增多,則可能與卵巢功能的變化及性激素分泌的改變有一定關聯。 由此可見,不同性別的患者體質特點與生活習慣和行為傾向都會有所差異;對於中風之相同藥物的治療反應,也可能表現出顯着的不同。

  其實,1980年代以來,從抗高脂血症與冠心病的新葯在不同性別患者中所表現出的功效差異出發,在美國已經形成了一個“性差醫療”(Gender-specific medicine)的新領域。其理念是: 基於患者的生物以及社會性別的差異而進行診療。鑑於男女兩性在包括生理、心理因素在內的體質以及社會角色等方面的諸多差異,性差醫療涉及內科、外科、婦產科、小兒科,以及精神心理、皮膚、口腔等各個醫療領域的診療和保健,遠遠超出至今以生殖系統為核心的婦產科以及男科的診療範圍。特別是至今新葯開發時的受試對象,主要以男性居多,對於女性患者羣的診療研究,還多有欠缺。

  近10多年來,性差醫療已經影響和普及到日本等多個國家和地區。日本的研究現狀表明,以女性為中心、以心身醫療為主要內容、以現代醫學和傳統醫學(中藥、鍼灸)療法互補的診療,構成其性差醫療臨牀的主要需求和特點。例如,在日本各地,以女性醫療工作者為主力、專門針對女性患者的各種醫療保健需求而建立的女性醫療中心紛紛湧現;而以中醫學為源頭的漢方醫藥和鍼灸療法於此領域的開拓,也顯示出獨特的效用與巨大的發展空間。

  “性差醫療”在現代醫學中尚屬於新生事物,然而在源遠流長的中醫學體系裏,可以説古往今來早就藴含有豐富的相關理論與臨牀實踐經驗。

  宋代醫藥學家寇宗奭指出:寧治十男子,莫治一婦人。謂婦人之病多不易治。因婦人幽居情鬱,憂恙愛憎多疑,所懷不遂,性執偏拗,診時又不令醫師觀形、望色、聞聲、問病。強調了女性患者不同於男性的生理病理以及心理特點。

  在堪稱中國古代社會生活“百科全書”的文學巨着《紅樓夢》中,也頻頻涉及到與中醫學相關的“性差醫療”內容。

\

晴雯補裘

  《紅樓夢》第五十一回,説到晴雯因着涼而病,寶玉讓人請醫生。來的大夫認為是外感內滯,吃兩劑藥疏散疏散就好。不過,寶玉看到處方上有紫蘇、桔梗、防風、荊芥、枳實、麻黃後,連叫:“該死,該死! 他拿女孩兒也像我們一樣治,如何使得?!憑他有什麼內滯,這枳實、麻黃如何禁得?!誰請了來的?快打發他去罷!再請一個熟的來。”於是,又改請了王太醫。這回醫生所言病症雖然與前相仿,但是沒有再用枳實、麻黃等勐藥,倒有當歸、陳皮、白芍等温和的養血調氣之品,分量較先也減了些。寶玉於是喜道:“這才是女孩兒們的藥,雖然疏散,也不可太過。舊年我病了,卻是傷寒兼內裏飲食停滯。他瞧了,還説我禁不起麻黃、石膏、枳實等狼虎藥。連我禁不起的藥,你們如何禁得起?”——這便是“薜小妹新編懷古詩,胡庸醫亂用虎狼藥”的故事。公子哥兒賈寶玉的醫論與藥論是否公允,我們權且別論。文中提示的男女因體質強弱不同,即使同病或同證也當有所“異治”的道理,確是正經沒錯兒的。

\

尤二姐

  在《紅樓夢》第六十九回中,也有亂用虎狼藥的醫生登場——賈璉瞞着妻子王熙風偷娶尤二姐為妾,其後這尤二姐被王熙鳳接進府來卻暗受氣虐,於是變得病病懨懨,賈璉遂請來太醫胡君榮診視。誰知這胡太醫診脈看了,先説是經水不調,全要大補。儘管賈璉在旁提醒已是經停三月,又常嘔酸,恐是懷孕,但是因一睹尤二姐芳顏,就變得魂不附體的胡太醫卻誤判為“不是胎氣,只是瘀血凝結。只以下瘀血、通經脈要緊。”服下胡太醫的藥後,病人腹痛不止,居然使得已經成形的胎兒流產了!尤二姐的心靈連受創傷,變得萬念俱灰,最終吞金自盡。這一案例,也明確提示了忽視“性差醫療”所造成的嚴重危害。

  筆者在日本參與中醫臨牀20餘年,接觸到的病人近80%是女性,因此在診療中重視她們與男性患者不同的特點。以表現出抑鬱症狀的患者為例,一些年輕女患者因變應性濕疹或心因性口臭而導致抑鬱,她們比男性或其他年齡段的同性病人為自身形象而產生的苦惱更為強烈和深刻;而更年期的主婦抑鬱,常與家務繁雜、特別是因照顧家中病弱的老幼或苦於應付錯綜的家族關係而心身過勞相關;高齡女性的抑鬱,則多與女性平均壽命長於男性,獨居的體弱孤獨以及寂寞無助相關聯。只有辨證審因,因人制宜,才能準確地把握不同患者的體質和心身特點,進而恰當地對症下藥,治療上做到有的放矢,保證安全。


  專欄作者 戴昭宇

  專欄作者簡介:習醫於北京中醫藥大學及中國中醫科學院,曾任北京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內科醫師。在日本留學、工作20多年,長期在東京有明醫療大學等院校任教。現奉職於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主要從事臨牀中藥學與中醫內科學等教學,同時參與診療,從事以中日兩國傳統醫學的比較為中心的臨牀文獻研究。

【大公健康獨家評論 轉載請註明出處】

欄目介紹
我們不推波助瀾,也不隔岸觀火,只是用平靜心態説説健康那點事。
製作團隊
  • 監製:安永峯
  • 策劃:郭瑋瑾
  • 撰稿:戴昭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