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莉英:安眠藥不安眠 找準病根治失眠

  姓名:曾女士

  年齡:40+

  工作:銀行從業員

  生活習慣:

  曾小姐正在向醫師訴苦:“唉,最近不曉得怎麼了,常聽別人説春天睡不夠,“春眠不覺曉”,但對我來説卻成了“春眠睡不着”,真是煩死人啦!”

  症狀:

  心煩不眠或多夢或寐而不酣、頭暈脹痛、目赤腫痛、長眼瘡、急躁易怒、血壓稍高、口苦口乾、便祕。

  譚莉英診斷

  元兇:

  從中醫角度來看,肝臟具有升發調達、儲存血液、舒暢情致的作用,與春季萬物復生、生機勃勃相對應。所以,春季與肝相和,春季上火則多為肝火。肝火上炎,擾動心神,神不安則心煩不眠或寐而不酣。

  失眠是春季比較高發的一種疾病,最近一段時間來諮詢的大多數是失眠患者。失眠一年四季均可發生,但以春季為最多,這是因為春天氣候多變,使情緒波動較快,容易乾擾人體固有的生理功能;加之氣壓低,容易引起腦部激素分泌紊亂。如自身氣血功能不足,適應能力自然較差,導致體內外失去平衡,就容易誘發失眠。

  有些人白天發睏,無精打采,可到了晚上上牀後卻又人疲腦不疲,興奮難眠;有些人會似睡非睡,一閉眼就是夢,一有動靜就醒;有些人不管幾點入睡,凌晨3點必醒,醒後難以入睡;還有些人常常做噩夢,驚醒後再也睡不酣;更有甚者,雖然能夠入睡,可總感到睡眠不能解乏,醒後仍有疲勞感,這些都屬於失眠。

  成因:

  中醫認為失眠原因雖多,但不外乎內因、外因,當中可涉及多個臟腑病變,主要是心臟。心主神 ,神不安則失眠。另外,失眠亦與肝、脾、腎、膽密切相關。身體陰陽氣血,在脾臟由水谷精微所化,上奉於心,使心神得養;肝臟疏通氣血,協調各種生理功能,特別是情志反應,若壓力大或情緒不穩,便會出現肝鬱或肝火盛,肝為母,心為子,母子血脈相連,肝臟失衡直接影響心神安定。腎精上承於心,心氣下交於腎,使神志安寧,腎虛則心腎不交,寐不得寧;膽主氣血與魂魄,膽腑失衡,氣血不養魂,則心神不定,寐食不安,腦髓空虛。

  其病機有以下方面。

  1. 情志所傷

  鬱怒憂慮使肝失條達,肝氣鬱結而化火,火性上炎,擾動心神,神不得安則不眠;或者由於情志反應過極,使心火內熾,灼擾神明而不眠;或者喜笑無度,心神激動,神志不寧而不眠;或由於暴受驚恐,情緒緊張,終日惕惕然,漸致心虛膽怯,神無所依則夜不能眠;或是思慮太過,勞傷心脾,心傷則陰血暗耗,神不守舍;脾傷則進食減少,化源不足,營血虧虛,心失所養,均致不眠。

  2. 飲食不節

  嗜食辛辣煎炸,肥厚甜膩,或暴飲暴食,飲食不節,使腸胃受傷。宿食停滯,釀成痰熱,壅塞於中焦,使胃氣不和,陽氣浮越於外,痰熱上擾而不得安睡。

  3. 素體虛弱、久病、大病之後或更年期綜合症

  年老體弱或病後未復皆可傷腎,致腎陰耗傷,不能上奉於心,水不濟火,心腎不交則心陽獨亢,神志不寧而不眠。或更年期綜合症而出現肝腎陰虛,肝陽偏盛,火盛神動,心腎失交而神志不寧。此外,由於病後、產後、大出血後,心血不足,以致心神失養而失眠。若平素體弱,素來心虛膽怯之人,突然受到驚嚇,則心氣更虛,致神無所附而失眠。

  4. 勞逸失度

  過勞則耗氣,過逸則傷脾,脾弱氣虛,運化不濟,水谷精微不能化生氣血,以致血虛不能養心,心神不安而失眠。

  人之睡眠由心神控制,所以營衞陰陽正常運作,是保證心神調節的基礎。如因飲食不節,情志失常,勞倦、思慮過度、病後、年邁體虛等因素,致五臟六腑任何一個環節病變,影響營衞運行,心神失養或不寧,神不守舍,不能由動轉靜,就引致失眠症。其基本病變有心血虛、膽虛、脾虛、腎陰虛和肝火等。

  誤點:“安眠”藥的毒副作用

  不少失眠患者自行到藥房購買“安眠”藥,其實這些藥品長期連續用藥可產生依賴性和成癮性,而且還會在隔天出現頭暈、頭痛、嗜睡、恍惚等的副作用,嚴重干擾腦電波,容易造成記憶力衰煺、健忘、心慌和情緒低落等。

  大部分安眠藥的機理是使大腦活動降低,但並沒有將腦電波降低。在腦電波圖可顯示服安眠藥患者當睡眠時,其腦電波依然處於活躍階段,換句話説,你以為服安眠藥睡了8小時,其實只是暈了8小時,你的腦電波根本未瞓,身體細胞和氣血亦未作出修補。況且,安眠藥的依賴性與副作用,使人不能自然熟睡,其副作用在人體內會持續好幾天。所以安眠藥對睡眠系統和健康絕對是有害的。

  若果不幸患上失眠症,可用以下方法:

  磁療:夜訓強高斯(負極)磁枕,可有效將腦電波平定,使體質礆性化,從而抑制大腦皮層神經元的異常放電和過極反應,從而使人們能夠快速進入深度睡眠狀態,重獲優質睡眠質素。

  專欄作者 譚莉英

  專欄作者簡介:千草醫藥坊譚莉英中醫師、香港註冊中醫師、廣州中醫藥大學中西醫結合腫瘤科博士生、香港大學中醫學碩士。

【大公健康專欄稿件 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任編輯:Resan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