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明霞:氣血不和?中醫聞香療法調和氣血強代謝

  春天潮濕,令人睏乏,其實除了之前介紹的食療和改善生活習慣之外,中醫傳統的芳香療法亦有所幫助。從中醫的角度來看,香味可通過口、鼻、毛孔進入人體,從而影響臟腑功能,亦調和氣血。而從現代藥理的角度,聞香時,氣味分子可以刺激人體產生免疫球蛋白,加強身體的新陳代謝能力,調節植物神經功能。

\

  香療的文化源遠流長,早在殷商時期就有“紫”,“燎”,“香”,“鬯”等有關香的文字記載。周代即有佩戴香囊的習俗。“香囊暗解,羅帶輕分”,古時,人們將芳香開竅的中草藥如蒼朮、藿香、肉桂等研磨成粉末,裝在特製的布袋中,外包一層絲,清香四溢,做成不同形狀,佩戴於胸前、腰間、臍部等處,有清香體味、驅蟲防病的功效。

  古人除了將芳香之氣佩戴於身之外,亦有香爐和鼻菸壺等器具輔助治療。香爐療法類似於現代的薰香,又帶有濃厚的宗教含義,起源未明。在宋代,“焚香、點茶、掛畫、插畫”為文人四藝,而香爐焚香也成為陶冶性情、平和心智的風雅之舉。

  在諸多芳香中草藥中,沉香是近年最為流行亦很珍貴的藥材。《本草綱目》中記載,沉香味辛性温,無毒,有降氣温中,暖腎納氣的功效。其中的成分可調節腦部內分泌,活化腦部皮層細胞,促進身體機能運作,有安神助眠的功效。另外,沉香所含的苯基丙酮、信甲氧基這類物質,能提升免疫系統,改善血液循環欠佳問題,尤其對手腳冰冷人士。

\

  在寺院中經常用以祀佛的香木是檀香,有“香料之王”的美譽,屬於明香,“香遠益清”,隔着很遠就能聞到,相比沈香較為張揚,可製作器物、傢俱,亦可入藥,焚燒可止痛行氣,令人心平氣和,適合書房和辦公室,給人一種安靜凝神淡雅的感覺。

  佩蘭較為常見,香氣如蘭,佩戴可芳香避穢,令頭腦清醒,尤其適合昏昏欲睡的春日。香味淡雅,是古時文人雅士青睞的香料。

  麝香經常出現在宮廷戲中,作為後宮勾心鬥角的重要利器。其實,麝香是雄麝腺囊的分泌物,可活血通經、醒神開竅。丁香氣味濃烈,有補腎助陽的功效,則適合脾胃虛寒人士。

\

  古時詩人屈原亦喜愛佩戴香囊,“滬江離以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除了可以將香草佩戴於身之外,製成枕頭亦有療效。睡覺時,人體頭頸部温度可令中草藥內藥物成分緩慢散發出來,通過鼻腔、口腔及皮膚進入體內,疏通氣血、達到聞香治療的效果。

  另外,將中草藥浸於水中,用以沐浴,也有很好的療效。

  在平時,就可用玫瑰花泡腳或沐浴。玫瑰有活血散瘀、理氣解鬱、安撫鎮靜的功效,有助改善煩躁的情緒,亦可滋潤肌膚,一舉兩得。

  不過,香療並非人人適合,尤其是孕婦和嬰兒應避免使用。

  專欄作者 楊明霞

  專欄作者簡介:香港著名註冊中醫師,為香港首批具備中醫學及生物醫學專業知識的註冊中醫師,曾任香港浸會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ERB)中醫美容養生保健文憑講師。

【大公健康專欄稿件 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任編輯:郭瑋瑾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