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昭宇:什麼藥才是“好藥”?

  生病求醫心切,常遇到病人再三懇求,希望使用“好藥”。或者為了保健、減肥以及抗衰、強壯,也有許多人不斷在尋求“好藥”。可是什麼藥才是“好藥”? 理解卻往往因人而異。

  有人説: 所謂“好藥”,就是能立起沉痾而功效卓着的“特效藥”。可惜,不僅僅是對疑難重症,即使就目前臨牀上常見的大多數慢性疾病而言,能達到“一劑知、二劑已”的“特效”靈丹妙藥,並不多見。

  有人説: 所謂“好藥”,是與尋常所用藥品有所不同的出類拔萃之名貴、珍稀藥物。諸如擺在蔘茸藥店做招牌的野山參、包裝精美的鹿茸或鹿胎膏及價比黃金的冬蟲夏草等等,以名貴或稀缺而奇貨可居。日常生活中,確有不少人喜歡這樣的“好藥”,但是卻未必能找到用武之地,也未必能恰當地應用。

\

  長白山下養鹿廠 梅花鹿全身幾乎都有滋補藥用價值 (2014.08.09)

  還有人認為 : 所謂“好藥”,主要指滋補力強的滋補品。根據身體氣、血、津液等的不足而辨別虛弱體質或證候的類型進而選用補藥以補虛強壯,歷來是中醫治療、康復、養生以及防治未病的一大特色。人類經歷了長期的温飽不足的生活,因而以往以虛弱狀態為特徵的諸種虛證十分多見,所以補法也曾大行其道。與“藥食同源”的中醫藥特色相關,因重視補養而在民間形成了“滋補文化”-------於四季的羹湯等飲食中,常喜加入一些具有滋補功效的藥食兼用原料,這在今天包括港澳及兩廣和福建等地在內的嶺南,依然表現突出。由此也常見有使用不當的現象。

  一年前,我遇到過一位年近30歲的香港男病人。他因一側甲狀腺腫大,出現4ⅹ5cm的腫物而來求診。西醫診斷是良性的甲狀腺瘤,經穿刺還抽出血性液體。其後腫物雖然縮小,旋即復又增大。他的發病原因和誘因何在呢?經詳細和深入的問診,我對他近一年以來為補虛強壯而曾連續數月服用過鹿尾巴的經歷十分在意。儘管尚未找到其甲狀腺腫瘤的出現與服用鹿尾巴之間具有直接關聯的充分依據,卻還是認為難以否定這二者的相關。因為甲狀腺是一個生產激素(荷爾蒙)的內分泌組織,同時也是激素作用的靶器官。而鹿茸、鹿鞭、紫河車(胎盤)等被稱為“血肉有情之品”的生物來源滋補藥,之所以具有益精血、補肝腎、壯陽氣等功效,以藥理學研究所見,或都與其中含有遠較一般植物類藥高得多的激素(荷爾蒙)成分相關。

  前述病人因婚後2年而求子心切,日常生活與工作繁忙,心身壓力較大,總感覺緊張、疲憊、精力不足,所以根據廣告選用了被認為能暖腰膝、益腎精、增體力並可改善腰痛以及性功能的鹿尾巴。然而,我看到的病人是面色與舌色偏紅,眼睛總是充血,常感口乾、緊張、焦慮而力不從心,從中醫立場上判定其身體狀態屬於陰虛陽亢(心肝陰虛、肝陽偏亢)。如此狀態是不宜使用鹿茸、鹿尾巴等興陽、壯陽藥物的,所以此病例存在着滋補藥的誤用和濫用問題。

  話説到這裏,也牽涉到對於“好藥”的另一種誤解 : 所謂“好藥”,就是“別人都説好”的藥。其實,口碑和信譽固然重要,但是藥物與療效卻是極富有個體化特點的。也就是説,對張三立竿見影而有良效的藥物,卻未必適合於李四;對他人“好”的藥,卻未必適合於你。而且,所謂“別人都説好”,往往是來自廣告,其中不乏商業目的的誇大宣傳。

  
\

聚焦鹿茸切片 (長白山下養鹿廠2014.08.09)

  總而言之,包括具有補虛強壯作用的滋補藥在內,藥物的治療和保健作用都是針對偏離了健康的正常狀態而用以補偏救弊的。也就是説,藥物的“藥性”(功能)各有其偏,所以歷來才有“是藥三分毒”的説法。為此,無病不能亂吃藥;治療或保健也必須根據臨牀表現或體質類型以及身體需求而選用恰當的藥物以及藥膳。否則,恨病多吃藥,有病亂投醫或養生濫用藥,就可能出現“毒副作用”。

  據世界衞生組織(WHO)統計,近年來全世界約有1/3患者的死亡與用藥不當有關。即令是使用中藥,我們在關注其有效性的同時,也非常重視其安全性。

  在中醫界,“人蔘殺人無過,大黃救人無功”之説盡人皆知。人蔘是名貴的滋補藥,若使用不當,卻足以導致多種毒副作用出現,或竟至“殺人”;而大黃是常見的廉價瀉藥,往往並不被人看中或喜歡,但在臨牀上卻常常能發揮應急救命、力挽危局的作用。

  到底什麼藥才算是“好藥”,你的見解如何呢?

  專欄作者 戴昭宇

  專欄作者簡介:習醫於北京中醫藥大學及中國中醫科學院,曾任北京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內科醫師。在日本留學、工作20多年,長期在東京有明醫療大學等院校任教。現奉職於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主要從事臨牀中藥學與中醫內科學等教學,同時參與診療,從事以中日兩國傳統醫學的比較為中心的臨牀文獻研究。

  【大公健康專欄稿件 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任編輯:朝夕遐想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