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七情五志調節百歲不衰 中醫如何治療“情緒病”

  人類心理現象與情緒變化複雜多樣,古今中外對異常精神狀態的描述用語也不盡相同。我對在香港常用的“情緒病”一詞,以往就很生疏。

  考察“情緒病”的含義,在香港的共識是泛指所有以情緒困擾為主要特質的精神疾患,如抑鬱症、經常焦慮症、強迫症、疑病症、驚恐症、強迫症、社交恐懼症、創傷後情緒症等等。臨牀特點是病情常常遷延波動或反覆發作,因而會對患者的日常生活如工作、學業、社交或家庭關係等帶來困擾。近年來的統計顯示,香港約有20%的人患有抑鬱症或焦慮症等“情緒病”。

  中醫以往將我們現在所説的情緒稱之為“情志”。對於豐富多彩的情緒表現,中醫主要有“七情”和“五志”等區分。七情是指喜、怒、憂、思、悲、恐、驚,而五志對應於五髒,指喜、怒、思、憂、恐五種情志的變動。《內經》認為情志的變動和五臟的機能相關,心志為喜,肝志為怒,脾志為思,肺志為憂,腎志為恐。可以説五志是對七情分類的一種簡化。

  
\
照片1. 與情緒病相關的一些醫文獻掠影

  中醫學體系的基本架構,早在秦漢時期就已經形成。那時成書的《黃帝內經》,將病因主要分為內外二端:外因為生物、物理以及化學等環境因素,中醫稱之為“六淫”(風、寒、暑、濕、燥、火的過剩或過激);而內因就指精神情緒因素,亦即“七情”的異常。中醫認為,情緒與心理活動都是內臟功能的體現,人體是“形神相即”、“心身一體”的。心身因素相互影響和反饋,“七情”中某種情緒的過激,可以誘發臟腑的“內傷性”紊亂或病變,表現出病態的情緒及軀體症狀,導致“情志病”的發生。

  可以説,中醫學自體系確立伊始,在病因學以及診療學和養生保健方面就一直是環境因素(六淫)與精神心理因素(七情)並重的。中醫學,自古以來就是一個雛形初具的“生物-心理-社會醫學”模式的體系,就是一個心身醫學的體系。

  中醫診斷情緒病,目前主要如下2種方法:一是運用望聞問切的四診方法,蒐集患者有關心身狀態的資訊,在此基礎上通過中醫學的辨病與辨證,對病人的狀態特點(病與證)加以判定和把握;二是在四診的基礎上,參合現代精神醫學或臨牀心理學的疾病診斷分類,再加以中醫學的辨證。

  總結髮展至今的中醫情志病學內容,可以看到許多獨特的情緒病病名:諸如髒躁病、百合病、奔豚氣、梅核氣、癲病、狂病、驚悸等等,儘管與現代醫學的診斷標準有所不同,但依據這些病名診斷再加以辨證的中醫學的診療,在臨牀上是行之有效的。

  以髒躁為例,其病類似於現在的焦慮症或抑鬱症,患者以女性居多。病名源自東漢張仲景的醫着《金匱要略·婦人雜病脈證併治》。塬文提示:"婦人髒躁,喜悲傷欲哭,象如神靈所作,數欠伸,甘麥大棗湯主之"。髒躁的臨牀症狀多種多樣,特點是精神渙散、情緒不穩,抑鬱與焦慮可以兼見;辨證多屬於由情志抑鬱或思慮過度,損傷心脾而引起的心脾氣陰兩虛證,治療多選用甘麥大棗湯。

  《金匱要略》對“奔豚病”也有深入和系統的論述。豚,即小豬。奔豚病的臨牀特點為:發作性的下腹氣上衝胸,直達咽喉,可伴隨腹部絞痛、胸悶氣急、頭昏目眩、心悸驚恐、煩躁不安,而發作過後則一如常人。因其發作時胸腹如有小豚奔闖,故名。從臨牀表現看,此病類似於西醫焦慮症中的驚恐發作,或胃腸神經症(腸道積氣和蠕動亢進或痙攣狀態)以及心臟神經症等,發作中也常伴有過度換氣現象。由此可見,中西醫學的病名,難以簡單地一一加以對應。

  對於現代的抑鬱症或焦慮症,中醫學專家們按照辨證方法,考察患者診療特點和規律,至今也已經積累了大量的研究成果。例如,中醫學所説的“肝鬱氣滯”證,可見有抑鬱、焦慮、緊張、悲觀消極或煩躁易怒、容易激動等精神情緒異常,以及口苦、咽乾、胸脅脹滿、月經失調等軀體症狀。重視心身一元和局部與整體、機體與社會等整體觀的中醫學之“辨證”診斷,是對心身狀態的同時與即時把握。

  筆者日本留學並工作了20多年,臨牀觀察到約有80%的一般門診病人的發病與精神情緒因素相關,發病後更常常帶有情緒困擾,情緒病在日本非常多見。目前,日本的西醫師們也大都熟悉一些漢方藥物的應用。諸如“加味逍遙散”可以疏肝解鬱,對於伴有月經失調或更年期症候的女性之抑鬱或焦慮,十分好用;而“柴胡加龍骨牡蠣湯”治療以驚悸、失眠、焦慮、煩躁為特點的驚恐症、焦慮症、社交恐懼症及創傷後情緒症等,多有效驗;“加味歸脾湯”用於氣血不足而虛弱易疲、焦慮不安、失眠多夢者療效很好。以上處方里都含有中藥“柴胡”。柴胡是和解少陽、疏肝解鬱的良藥。配有柴胡的處方“柴胡劑”,大都具有改善情緒症狀的功效。

 
\
 柴胡

  鍼灸與中藥,是中醫療法的兩大支柱。至今有海內外大量的臨牀與實驗研究證明,鍼灸對於抑鬱症等多種情緒病也具有切實的療效。所以從多年前開始,世界衞生組織(WHO)就已經向世界各國鄭重宣傳和推薦,抑鬱症是鍼灸治療的適應症之一。近幾十年來的研究證實,鍼灸刺激可以令腦內產生類似於嗎啡樣的“內源性腦啡肽”。這類被簡稱“內啡肽”的荷爾蒙,具有與外源性嗎啡類似的鎮痛與欣快作用,但卻沒有也被作為興奮劑使用的外源性嗎啡之導致便祕和成癮性等副作用。鍼灸治療能產生內啡肽,目前被認為是該療法能夠調整情緒、舒緩抑鬱的基本塬理。

  在情緒病的治療上,中醫療法除了中藥和鍼灸的應用可以心身同調外,通過歷代醫家反覆的臨牀實踐和探索,於心理治療方面也具有許多獨特的建樹。例如運用語言的開導疏泄法、移情易性法、以情勝情法,可以心身同調的氣功、太極拳、五禽戲等體育方法,以及便於在日常生活中應用而為患者喜聞樂見的棋琴書畫等文娛保健康復法,積累了豐厚的理論和臨牀研究業績。現代研究證實,鍼灸療法與眾多中藥都具有形神(心身)同調的功效。最近30多年來,相互交叉而密切相關的“中醫心理學”、“中醫情志病學”、“中醫心身醫學”、“中醫行為醫學”、“中醫腦病學”等新學科也在逐步確立,這些都涉及到情緒病的診療以及康復、預防和保健。

  專欄作者 戴昭宇

  專欄作者簡介:習醫於北京中醫藥大學及中國中醫科學院,曾任北京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內科醫師。在日本留學、工作20多年,長期在東京有明醫療大學等院校任教。現奉職於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主要從事臨牀中藥學與中醫內科學等教學,同時參與診療,從事以中日兩國傳統醫學的比較為中心的臨牀文獻研究。

  【大公健康專欄稿件 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任編輯:朝夕遐想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