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昭宇:苦夏病多因寒而起?

  一位愛踢足球的高中生走進診室,自訴盛夏以來肢體酸重、四肢發涼、疲勞倦怠、食慾大減,腹脹和腹瀉持續。察看其舌色淡白,舌形胖大,舌面中心白苔厚積,水滑而膩;按摸其脈,沉緩微弱,一派寒濕困脾、中陽不足徵象,與一般年輕力壯男性孔武有力的脈象大相徑庭。

  我看着患者無精打采的面容,詢問他平時、特別是入夏以來的生活作息、飲食習慣和嗜好。對方答稱: 平時足球訓練時出汗多,每每暴喝冷飲。進餐時,凍飲也一貫是“佐餐”之物。近2個月來,溽熱難當,所以日夜貪涼。房間內冷氣充斥,夜眠時常腹背袒露。不過,其本人近日已經察省到腹瀉持續、四肢發涼同冷氣和冷飲的過用相關,自己開始節制。再回想往年夏天,也出現過類似情形。

  實際上,進入高温持續的暑季伏天以來,與上述小夥子病狀相似而來求診的患者正在增多。由傳統中醫看來,他們發病於暑熱之季,故被認為是“傷暑”,視之為“暑病”,更有“苦夏”的具體病名。有人一到夏天就出現類似症狀,且數年間週期性反覆,被稱為“疰夏”。“疰”義通“注”,寓意為病邪已注入體內,深重而頑固。

  與表現為煩熱、口渴、面赤、息粗、舌紅、脈快的急性中暑(日射病)不同,“苦夏”者所表現的前述多種機能減退症狀是漸次出現的。急性中暑的臨牀特點為機能亢進的“陽暑證”,而在持續高温或秋涼時分才漸次表現出來的“苦夏”,則表現為內臟因慢性疲勞而機能減退、萎靡的“陰暑證”。

 \ 

過用風扇、空調,產生“人工寒邪”

  以往,現代醫學多認為“苦夏”不過是植物神經(自主神經)功能和胃腸功能的一時性紊亂,算不上什麼病,對健康並無大礙,其實不然。國際上有研究表明: 發生“苦夏”者,不止是自主神經功能和胃腸功能失調。在一些小兒可引起持續的“夏季熱”,影響到身高、體重的發育;在孕婦有可能影響到胎兒的正常發育;或可影響到一些女性的排卵,降低受孕能力。這對於不孕症患者來説不啻為雪上加霜;還有一些人可能出現季節性情緒失調(SAD),表現為“夏季憂鬱症”;在國外,還聽説有棒球明星年復一年因“苦夏”影響體力和競技狀態而煩惱,以至於不得不過早退出職業生涯者。

  那麼,對於苦夏應該如何預防和治療呢?

  我們已經明白,表現為陰暑證的苦夏,與以“陽暑證”為特徵的急性中暑者不同,所以西瓜、綠豆湯、清涼飲料或水果以及銀花露等性質“寒涼”的祛火清熱之品,並不適合於他們。苦夏雖以高温多濕的暑季為背景,但根本的原因還在於過分貪涼飲冷而導致的胃腸疲憊,寒濕為患。

  所謂“寒”,指對人體有害的“寒邪”。無論冷氣、冷飲、冷水浴的過用以及夜晚怠慢腹背和肢體的保暖,低温因素都能在體表或胃腸形成有害的“寒邪”。

  所謂“濕”,則指身體內外過多的、影響到消化吸收及代謝的水分。這“濕”既常與高温多濕的外環境相關,更多因過用冷食冷飲,導致胃腸代謝障礙而來。

  寒濕為患,壓抑並損耗作為我們生命動力的陽氣。陽氣虛損,就表現為胃腸機能和多種心身機能的減退。

  至此,我們可以明白,針對“寒濕”為患的苦夏,炎炎夏日裏防寒除濕才是正確對策。

\

藿香正氣口服液

  大家都知道傳統中成藥藿香正氣散,該藥歷來被視為夏日居家和旅行必備的“解暑藥”。其實,被製成散劑、丸劑、酊劑、軟膠囊等多種製劑而暢銷的藿香正氣系列成藥,其藥性温熱,功效在於既可温中散寒、又能疏表散寒,同時燥濕理氣、調和胃腸,善治夏日體表和胃腸感受寒濕之邪而發生的感冒、胃腸型感冒以及胃腸炎等病症,對於許多苦夏者常常療效絕佳。

  嚴格説來,這藿香正氣散及其系列成藥,並非是“解暑藥”,也並不適用於面紅耳赤的急性中暑患者。只是寒濕之邪在熱帶或亞熱帶地區以及高温暑季,伴隨着都市化的生活方式普及,反而為害越發氾濫,與之針鋒相對的温熱辛散藥也就成為必需品。中醫學強調“審因論治”,我們要對暑熱中多見的寒濕病因與病症加以正視!

  專欄作者 戴昭宇

  專欄作者簡介:習醫於北京中醫藥大學及中國中醫科學院,曾任北京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內科醫師。在日本留學、工作20多年,長期在東京有明醫療大學等院校任教。現奉職於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主要從事臨牀中藥學與中醫內科學等教學,同時參與診療,從事以中日兩國傳統醫學的比較為中心的臨牀文獻研究。

【大公健康專欄稿件 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任編輯:郭瑋瑾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