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伯英: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可提振英國中醫的地位

  2015年10月5日,這是一個值得永遠記住的日子:今年的諾貝爾醫學與生理學獎被授予中國中醫科學院的屠呦呦教授。

  我1978年入讀中醫研究院第一屆研究生,就聽説屠呦呦找到青蒿素(arteminin)的故事。故事説:1967年,為了援越抗美,治療前線大批惡性瘧的病人,中國政府接受越南政府的要求,幫助治療他們。但是那時瘧原蟲對奎寧類抗瘧藥已經產生嚴重抗藥性、耐藥性。也就是説,這些藥對於瘧疾,基本失去了療效。周恩來總理決定動員中醫藥界重點研究新的抗瘧藥。中醫研究院是主力,首當其衝。但是研究了兩年,收集了上千種醫籍,篩選了幾百種中藥,包括常山、柴胡、青蒿等等,進行實驗研究,卻成果甚微。

  1970年的一天,中藥研究所研究組的組長屠呦呦偶然翻閲晉代名醫葛洪的《肘後備急方》,在瘧疾治療方藥條目中發現葛洪如是説:“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這一行字,使她頓然醒悟:原來過去閲讀文獻,只注重於藥物和作用,卻忽略了過程。所以過去的草藥都是按通常的煎煮方法然後濃縮提取,沒有想到青蒿需要新鮮青蒿絞取汁方可飲用。高温煎煮可能破壞了其中的有效成分。於是她改為乙醚萃取,低於50度的温度,果然沒有破壞有效成分,獲得了青蒿素單體。以後的研究,在使用中發現消滅瘧原蟲99%以上,她自己和病人服用有效而安全之後,肯定了效能,遂繼續進行分子結構等等研究。這部分研究就由很多其它藥理學專家参與共同完成。

  後續的故事,就有些離奇。當時一些國家消息靈通,很快得到中國發現新的抗瘧藥的資訊,提出要求公開、共享。中國政府沒有同意。然而,那時的中國,完全沒有專利概念。1979年有人在國內雜誌上發表論文,繼而又在1982年以英文在《柳葉刀》(Lancet)上發表。國外專家喜出望外,如獲至寶,搶先為他們自己註冊了青蒿素專利。

  這個故事,令人感到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可喜的當然是中藥中發現青蒿素;擔憂的是中國人的成就卻被人家拿去賺錢。有一年我去慕尼黑開會,碰到一位藥物學家,提到青蒿素,我説錢都被你們賺去了。他説我們改變了結構,更加有效,少副作用。他説,他們可以在電腦上模擬改變青蒿素分子結構,不需要一次次在實驗室試驗。這是西方科技的先進、高明。但是,是對中國人的不公平。

  現在不管怎麼説,青蒿素的發明權因為諾貝爾獎的評定,回到了中國人手裏。可是問題又出來了。自從2011年美國頒發拉斯克獎(Lasker Award)給屠呦呦,爭論一下子多起來。大家都曾經参與,應該大家都有功,為什麼只給她一個人發獎?後來拉斯克獎委員會出來解釋,他們經過調查,青蒿素的最早原創人是屠呦呦。所以“原創”這一點很重要。接着一些人依仗他們巧舌如簧、偷換概念的方法,來否定青蒿素髮現與中醫無關。對於這一班無恥之徒,與他們理論都是多餘。後來風波漸漸平息,現在諾貝爾獎又來了,網上舊話重提,沉滓泛起,噪雜之聲又起。甚至説“這不是中醫藥的成就,不符合中醫理論”;“與葛洪無關”;或者説是該“廢醫存藥”了。説這些話的人,要麼是無知;要麼是臭不要臉。好像永遠是他們佔據道德和真理的高地。引用杜甫的一首詩,很能表達我的感受並回答他們:

  王揚盧駱當時體,

  輕薄為文哂未休。

  爾曹身與名俱滅,

  不廢江河萬古流。

  看看英國《泰晤士報》的報道吧:“屠呦呦是第一位中醫榮譽桂冠獲得者,她從傳統中醫獲得靈感,發展出對付瘧疾的新的道路。”有報道説,青蒿素已經使34億人口受益。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明顯對於提振英國中醫的地位有極大的好處。西方人都承認了這是中醫藥的成就,中國人自己為什麼還要妄自菲薄、糟蹋自己民族文化呢?

  回想起2000年英國上議院科技特別委員會的藍皮書,將中藥中發現的青蒿素作為西草藥的科學證據;將針麻研究中發現的內啡肽(內生嗎啡樣物質)作為西方針灸的科學證據;然而中國的傳統中藥和鍼灸因為當時中醫界沒有將這兩個中醫藥和鍼灸的成果作為科學證據上報,竟然被上議院認為“傳統中醫和鍼灸是沒有科學依據的、與某種宗教和哲學相聯繫的療法,不應予以財政、教育和研究的支持”。等於要廢止中醫。就此我們費了15年時間爭取中醫地位以求用立法方式予以肯定,至今尚不能成功。這次屠呦呦得了諾貝爾獎,終於有機會為中醫平反了。難道這不是中醫的成就嗎?

  我曾經多次發表論文,談到對用西醫方法研究中醫的看法。我認為中醫對此要有胸懷,要有氣度。特別是在中醫系統論方法目前還沒有可操作性的方法進行研究之前,應該歡迎西醫的、現代科學的,但是是屬於原子論(還原論)的方法和儀器來研究中醫。如果這樣的研究結論是正面的,證明了中醫的有效性、科學性,大家皆大歡喜;如果一些研究得出的是負面結果,有人藉此否定中醫,那就請他且慢:先不要忙於下結論。因為他的研究方法或者儀器水平可能還沒有達到能夠研究中醫的程度。我想,那些為中醫研究着急的朋友們,也要有耐心。越難研究的對象,其前途越大。難關終是需要時間才能克服的。

  《詩經》“鹿鳴”中的詩:“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賓,德音孔昭;視民不恌,君子是則是效;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

  屠呦呦就正是這樣一頭一生“食野之蒿”、“德音孔昭”的鹿。她吃的是蒿草,擠出的是奶,是拯救萬民的藥。

  我們真心誠意的為她歡呼,為她驕傲;為中醫歡呼,為中醫驕傲!(作者:英國中醫師學會 會長 教授 馬伯英 2015年10月6日於倫敦)

 

責任編輯:朝夕遐想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